但是对于青少年现象仅仅在政策上的改变是无法彻底解决问题的

2019年10月20日,大连一名13岁男孩将一名10岁女孩杀害并抛尸。5月9日上午,该案件在法院开庭,最终结果为,因施害者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警方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对其进行3年收容教养。前不久,安徽一名12岁男孩将其10岁堂妹侵害致死,并抛尸灌木丛,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相似的年龄、相似的事件,被害者以惨痛的方式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而施害者却因为不到负刑事责任的年龄而无需受到刑事处罚。这样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似乎正在演变成为未成年人违法者保护法。

法律界人士首次发声 提出降低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谢家湾小学校长刘希娅等30名人大代表联名提交了关于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议案。对于未成年人问题,建议将我国刑法所规定的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下限降低到12周岁;同时调整相对负刑事责任年龄为12周岁到14周岁,已满12周岁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只对性质极其恶劣的行为承担刑事责任;相应的调整完全负刑事责任年龄为14周岁。这是近几年内,首次有法律界人士发声,降低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此前更多是从教育的角度。

近日,全国人大代表肖胜方拟提交议案,建议以修正案的形式对刑法第十七条第二、三款作出修改,调整我国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的起点,从原来的十四周岁下调为十三周岁。他在议案中提到,随着社会的发展,物质文化水平得以提高,许多未成年人12-13岁左右就身材高大,大脑发育较快,面貌成熟。

此外,未成年人的心理发育普遍出现早熟现象。一方面,由于电视机、互联网、新媒体的影响,当下的未成年人更容易获得丰富的知识,了解新鲜的事物,更快地形成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但同时也会接收到负面信息,进而影响其心理发育。另一方面,学校对未成年人的道德教育加强了重视,因此未成年人的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也会相应提前。

在世界范围内,我国的刑事责任年龄相比国际条约规定的最低限制年龄高两岁,是我国“宽严相济、教育为主”刑事政策的体现。学界近几年对于刑事责任年龄的规定提出了两种新观点,一是“降低说”、二是“弹性说”(即主张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家庭监护、学校教育、社会治理 是导致未成年人的根源

但是对于青少年现象,仅仅在政策上的改变是无法彻底解决问题的。具体要找到出现此现象的深层次的原因,大量实证数据和研究表明,导致未成年人违法的根源是家庭监护、学校教育、社会治理出现了问题。

数据显示,2009年至今,我国未成年人数量虽呈下降趋势,但未成年人呈现低龄化,且类型越来越丰富,案件情形越来越严重。在诸多未成年人案件中,父母作为监护人往往存在严重失职。

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0日,全国法院审结的未成年人案件中,来自流动家庭、离异家庭、留守家庭、单亲家庭、再婚家庭的未成年人排名前五,充分说明上述家庭中的相关因素对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影响巨大。包括上文提到的“13岁大连男孩将一名10岁女孩杀害并抛尸”事件,事发后施害者家属从未露面,没有以任何形式表示道歉,且没有出席法院出庭。

随着时代的发展,我国青少年的生理发育比二十年前至少提前了两至三年。数据显示,我国儿童性早熟已经达到53万,学生的心智成熟程度也明显提高,基本具备明辨是非、控制自身行为的认知和能力。很多少年者的身高和体重已经和成人差不多,生活存在过度的社会化和娱乐化现象。加之现如今处于互联网信息爆炸时代,青少年多接触到的信息大大增加,很多未成年人甚至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利用年龄关卡“知法犯法”。

法律既要保护其不受伤害 又要遏制其违法行为

中国教育学会教育政策与法律研究分会常务理事管华曾在采访中表示,《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目的是保护未成年不受伤害,对于未成年人与成年人之间优先保护未成年人,但是对于未成年人伤害其他未成年人的,并不必然从轻或减轻。否则就成了“纵容法”或“未成年人渣保护法”。现实生活中,因为未成年加害人理性尚不成熟,容易推向成年人深渊,所以以教育为主。修改法律的目的在于使得被侵犯的权益得到恢复,如果只注重加害人的保护,忽视对被害人的保护,这是不公正的。

心理学专家沈家宏认为,法治工作者在制定法律的时候要考虑,怎样既保护未成年人他们的成长,又要有效地遏制他们的违法行为。如果法律过于宽松,对未成年人违法行为过于宽容,不能够有效遏制,那么,对违法的未成年人和正常守法的未成年人的成长都是不利的。因此,能够有效地遏制未成年人,不仅是这个为了保护出于对违法的这类未成年人,更多的是给那些能够遵纪守法的孩子的保护。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