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什么看不起?这一次“傲慢”输了,小镇做题家没错

导读 凭什么看不起?这一次“傲慢”输了,小镇做题家没错

凭什么看不起?这一次“傲慢”输了,小镇做题家没错

凭什么看不起?这一次“傲慢”输了,小镇做题家没错

“我每天背题到深夜,明星考编居然可以不用笔试,也太容易了。”

最近,易烊千玺、罗一舟、胡先煦考上国家话剧院这事引起了热议,质疑此次招录程序是否公平。

宇宙的尽头原来真的是考编

疫情两年半来,人们已经意识到疫情短时间内不会结束,于是试着接受疫情“在场”的同时推进人生。

可是,疫情“在场”就意味着不确定,

你甚至无法再有一场曾经以为理所当然的“说走就走的旅行”。更重要的是,它不可避免的会影响整体经济,创业失败、小生意关门、因被裁员而失业……个体深刻感受着社会的朝夕变化对生活的重创、对人生的拦腰一击。

《后疫情时代:大重构》一书中:“传染病的特点之一就是会引发恐惧、焦虑和大规模歇斯底里的情绪,并挑战社会凝聚力及人们共同管理危机的能力。”

体制,于是就成为庇护我们的焦灼、恐惧和渴望的屋檐。

去年12月,#七成清华毕业生进入体制内#的话题冲上热搜。中国学历最高的一群年轻人,已经为未来投了票。

从下海求暴富,到上岸保安稳,潮水已然无声逆转。恍惚间,我们好像回到了父辈的年代,宇宙的尽头,是体制。

2017年,考研人数突破200万,但2021年,这个数字已经逼近400万。

2022年,909万的毕业生中有200多万都在考公务员,史无前例的突破,录取比例在68:1,几乎意味着需要冲破千军万马实力,和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寒窗苦读。

从前这叫“寒门出贵子”

有文章说,“这些小镇做题家每天上培训班,做真题卷,也仍然考不中那个能为他们带来安全感的编制内职务。”

“做题家”这个词,最初来源于豆瓣上的「985废物引进计划」小组。

是一批来自名校的好学生们,在走出校门受挫后,分享失败故事的自嘲。

后来“做题家”这个词进入了大众视野,人们逐渐意识到上学时班里前几名,并非一定能够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

慢慢地,“做题家”似乎变成了一个带着唏嘘和嘲讽的贬义词。

辛苦努力追求梦想的普通人,被嘲笑成小镇做题家。而这,才或是真正引发大众愤怒的原因。即使国家话剧院辟谣称易烊千玺等人尚未被录取,仅为公示阶段,也并不能平息这场风波。

事实上,即使如今正在拼命挑灯夜战的考编人,这辈子大概率不会去报考话剧院的演员岗,明星和普通人的考编岗位也压根并不相同。

所以这件事情的背后,

真正体现的是普通人的焦灼,

以及再次被提及的“小镇做题家”的不易。

“我以为他会夸我们茁壮成长,结果他却笑我们出身卑微。”

云南一所建在贫困县城边的学校,全国第一所免费女子高中,创办人张桂梅校长为了让女孩走出大山努力14年,带给近两千名女孩更广阔的未来。

寒门博士黄国平,他出生在四川的一个小山村,母亲在他12岁时离家,父亲在他17岁时车祸去世。为了赚钱,他夜里抓黄鳝,周末钓鱼,还要养小猪仔、出租水牛,

他凭借自己的努力,靠做题的方式改写了人生。

以前这叫寒门出贵子,现在“小镇做题家”这番话却是讽刺了千千万万人曾付出的努力。

出身18线城市,没什么特长,少有的过人之处就是做题能力,但是普通家庭出身,谁不是一题一题地做、一场一场地考试才考上大学,谁不曾是小镇做题家呢?

要知道当年,这叫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或许并不会有绝对的公平,但却能够去争取相对的公平。

就比如,前面提到的那篇文章已经被删了,这一次“傲慢”输了。

希望下一次再提到“小镇做题家”,仅仅是我们的“自嘲”罢了。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2022-07-14 08:04:58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