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做题家”,鄙夷还是推崇?

导读 “小镇做题家”,鄙夷还是推崇?

“小镇做题家”,鄙夷还是推崇?

“小镇做题家”,鄙夷还是推崇?

当下正值大学招生录取季。当一份份录取通知书从高校寄出,家长考生们“几家欢乐几家愁”之余,也再度带火了一个流传已久的称谓:“小镇做题家”。而且,不仅仅是农村和小城镇生源,凡是来自普通家庭,埋头刷题以“默默争上游”的学生,都被泛称为“小镇做题家”。

在再度爆火之际,这个原本是农村、小城镇生源学生自谦的称谓,如今也已经溢出了它的本义,平添几分鄙夷的味道——在常见的讨论话语里,“小镇”意指普通家庭,出身普通家庭则等同于未经世面、目光短浅、视野狭窄、不善交际、身无长处,除了做题考试,其他方面全是短板硬伤。

而且,“小镇做题家”们孜孜以求的“向上流动”,也已经日益遭遇现实坚冰——普通家庭的孩子哪怕凭借“死分数”如愿考上了理想中的大学,将来出到社会之后,由于自身综合素质的薄弱以及周遭资源的匮乏,想要实现阶层跃升照样困难重重。这种进退失据、四顾茫然的窘境,活生生就是一幅描画“小镇做题家”的嘲讽漫画。

这种隐含在舆论里的鄙夷情绪,显然并不合理。通过考学实现阶层流动,这本身就是一条合法、正当、受到鼓励的途径。刻苦学习、力争高分也是自我奋斗的一种方式。学生心怀的这种梦想,他们为此付出的辛勤努力,以及体现出的拼搏精神都应该得到尊重和祝福。换一个角度来说,受限于成长经历和家庭的资源条件,普通家庭的孩子并没有太多选项。一个选择无多的孩子,为了寻找出路而悬梁刺股、题海苦战,最终通过公平的考试选拔机制脱颖而出,这怎么会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呢?怎么还会遭受鄙夷呢?

于是,这几天又出来许多为“小镇做题家”们辩护甚至大唱赞歌的言论。其中一些言论,又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如果这成为一种相当普遍的社会现象,在考学的道路上充满了“小镇做题家”,这样的教育无疑就偏离了应有的本义。

教育的本义,应该是通过学校系统的教化活动来培育学生的综合素质,提高学生的综合能力。“小镇做题家”不值得推崇,是因为他们夜以继日地埋头刷题,主要目标并不是提高素质能力,而是更全面地覆盖考点知识,更娴熟地掌握应试技巧,以最大限度地提高考试分数。这种皓首穷经、“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苦读和刷题,无疑会反过来危害学生身心的健康、健全发育,影响综合素质和综合能力的提升,甚至影响他们在未来实现事业成功和人生幸福的能力。

历史上曾长期存在的科举考试制度,滋生了“书中自有黄金屋”之类封建思想,使教育、读书、考试成为博取功名利禄的通道。现代社会,现代教育的宗旨早就不再是追求名利,而是培育人、塑造人,使人获得健全的成长和全面的提升。如果在现代社会里,人们依然把教育仅仅作为博取功名利禄的通道,甚至视为阶层跃升的必由之路,那无疑是教育之憾了。

“小镇做题家”的走红,是一个阶段性的、带有一些无奈的现象,给全社会提了一个醒——我们的教育需要改善提升的地方还太多,社会为不同人群提供的成长通道,也还有待大大拓宽。进一步说,城乡之间、不同区域之间、不同群体之间,应该拥有更加公平的发展环境,让不同的人都能受到良好的、合适的教育,都能在受教育的过程中充分挖掘自己的潜力,发挥自己的优势和专长,在一种良性的竞争环境里,最终实现身心、综合素质和综合能力的全面发展,实现教育的根本宗旨。这也是“共同富裕”的应有之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2022-07-15 08:04:17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