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山越岭来找你,长沙湘遇

导读 摄影|盒盒丫在长沙英语培训机构校区还没有建立之前,我们四个人一直过着游牧民族的生活,流放与离别是常态

                                               

                                               

摄影 | 盒盒丫

                                               

在长沙英语培训机构校区成立之前,我们四个人一直过着游牧民族的生活,流放离别是正常的。

                                               

随时搬家,随时走,一枪换地。芦苇荡了几天,在角落里呆了几天。

                                               

几个月内,以长沙五一广场为中轴线,几乎所有的长沙大学校园都跑遍了南北东西。

                                               

我们都换了十几家加州酒店。

                                               

为什么这么频繁?

                                               

当时我的策略是把长沙所有的大学都讲一遍。看看哪所大学适合招生。然后圈起来找一个中心点,就是我们要选的培训机构地址。

                                               

闲暇时,我打开地图,继续寻找新的猎艳目标,新的大学。

                                               

突然发现一所比较偏僻,有点天堂的学校。如果不把地图放大几倍,真的看不见。

                                               

湖南师范大学张公岭校区是湖南师范大学的三所大学。由于校园有限,所有新生都统一安排在校园学习和上课。

                                               

我直接下定决心,去这所学校招生。

                                               

原因很简单。这所天堂学校应该很少主要培训机构的洗礼。学生相对简单,他们都是新生,更容易被愚弄。

                                               

我们收拾好行李,这次狠狠地打了出租车。我不想再换公交车了,因为搬的东西太多了。

                                               

这是我第一次来长沙坐这么贵的出租车。76元。当我看到出租车的钱一点一点地往上走时,我的心在流血。我真的很想让主人在路上停下来。我宁愿走也不愿看到里程表。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凝视着你。里程表绝对是深渊和噩梦。

                                               

76美元的概念是什么?我在蚌埠花了20元,可以环绕蚌埠。我住在加州酒店,一晚上才40元。我在大学校园吃午饭,只有5元。

                                               

为了让这个钱花的值,后面我不断向别人说起,我在长沙打车,花了76块钱的事儿。以此来证明长沙是一个大都市,我舍得坐出租车。

                                               

到了学校门口,司机停下来,打开后备箱,抱怨我们有很多行李。我已经习惯了听,不仅他觉得,让村里的老黄牛拉这么多行李,它也想做,不想做。

                                               

我们赶紧说对不起,打感情牌,来长沙创业,很辛苦。谢谢你。最后司机带着同情、怜悯和泪水离开了。

                                               

或者先找个酒店住,酒店环境,很干净,不像其他学校的酒店,其他酒店床单带血,他们的床单很白。

                                               

我们问老板,生意怎么样,老板说,一般来说,学校检查严格,严禁学生过夜,只能做学生小时房,主要依靠外人。

                                               

在大致了解了一些情况后,我们放下行李,去学校探风,主要看学生在哪里上课。

                                               

还没进去,被保安拦住了,问我们该怎么办,我赶紧编了个理由说,我来找女朋友,我是中南大学,她在这里上学。

                                               

心里的技巧,一定要用好大学碾压保安,我爱上你们学校的学生就是看得起你们学校,我愿意和你说话,就是看得起你们保安。

                                               

保安直接说禁止外来人员入学。

                                               

尴尬与苦笑并存。

                                               

我没有争论,和保安争论,只会让他记住你的脸,无论你戴帽子,还是变成灰色,他都能一眼认出你。

                                               

我说,好吧,我等她放学,等她下课。

                                               

我问保安,学生放学后能自由进出吗?

                                               

保安说中午可以自由进出,晚上8点以后禁止进出。

                                               

我可以说这所学校是我见过的最严谨的学校。

                                               

我甚至怀疑这是保安室保安队长自己设定的规章制度。

                                               

回到酒店,我问,为什么这所学校这么严格。

                                               

老板说以前是自由的,死了人之后就严格了。

                                               

老板叹了口气,这口气,应该是叹了她生意的失望。

                                               

中午放学后,我在学校旁边的商店门口等着。这一次,我带了一个书包,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学生,换了一套衣服。尽量不要引起保安的怀疑。

                                               

中午放学,人多,进进出出,我赶紧跟着学生的人群,跟着进。

                                               

在学校走了10分钟,学校很小,只有2栋教学楼,5栋学生宿舍,一个食堂,一个操场。

                                               

对你没听错,比你的高中小。

                                               

我仍然坚持在校园里走三圈,害怕错过一些地方,最后确认,迅速走出学校,以免有空闲时间。

                                               

第二天早上,我们四个人背着书包,趁着学生出来买早餐,混进去。

                                               

结果发现,这所大学有早期自学!

                                               

好变态,比我大学更变态,我上大学,有月考。与早期自学相比,我宁愿接受月考。

                                               

但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每个教室都是满满的学生,都是一群饥饿的羔羊,煮随便煮、蒸、烤。

                                               

然后我联系了学生会主席,花钱买了一个星期五晚上的教室。我想拿到教室的批准,看到学校的印章会把钱给主席。

                                               

在此期间,她还应确保我的演讲顺利进行,没有任何错误。

                                               

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很容易做。关键是钱,或者进入他们自己的口袋,他们更关心。问是否发出命令,我可以让学校的一半来上课。

                                               

我心想,还是你厉害,你是一个人,万人以上。

                                               

对待这些吹牛的学生,习惯了,我只能继续鼓掌,还要补充一句,你能在古代当宰相,眼光好,格局高。

                                               

确定周五晚上演讲后,我们四人周四早上,打扮好自己,假装像个学生,背着背包,还是趁着混乱的人群,偷偷地潜入校园。

                                               

学生们假装早读,我走上讲台,咳嗽!

                                               

耽误你两分钟。周五晚上,我们有一个英语口语演讲,演讲者是加州大学的客座教授。是中国人,不要怕听不懂。主要讲如何学习英语口语。如果你对英语和英语口语感兴趣,你可以听。如果你不感兴趣,不要去。

                                               

越是不让大家听,大学生偏要。

                                               

想举手,班上几乎一半的学生举手,我一个个发票。

                                               

小罗在举手接入场券的人群中。

                                               

和其他人一样,她想学英语。

                                               

本文结束

                                               

插上一段题外话,罗纳尔迪尼奥那天早上没有带手机自学。正是因为无聊,他听了我周五的口语讲座。我说,如果你听演讲,如果你不满意,我会赔钱的。罗纳尔迪尼奥收到了入场券,并开玩笑说我损失了多少钱。

                                               

一切都是巧合,在这里相遇,没有一见钟情,没有火花,只有嘲笑。

                                               

在我当时的眼里,只有待宰的羔羊。在罗纳尔迪尼奥眼里,这个人、丑、猥琐呢?

                                               

作者介绍:

                                               

黄泽文出生于1993年,死于2073年,享年80岁。我之前说过,我的人生有两个命运的变化,一个是去县城读书,一个是遇到罗纳尔迪尼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2022-06-14 04:03:17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