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健康是2021年教师的首要关注点

据报道,由于 大流行,澳大利亚在未来五年内有可能因自杀而失去 4,000多条生命,其中最坏的情况是 7,000 多条额外的生命损失。

仅在 2020 年,青年心理健康服务机构 Headspace表示,由于心理健康危机而被送往医院急诊室的年轻人的转诊率增加了 50%。

不出所料,随着越来越多的报告显示该病毒对年轻人、家庭和学校工作人员的影响,学校加强了心理健康支持框架。

本周发布的一项新研究表明,澳大利亚每个州和每所学校现在都非常关注心理健康和福祉。

根据 Schools Plus 进行的研究,超过 38% 的受访者表示,心理健康和福祉是他们的首要任务——在识字和算术、STEM 以及家庭和社区参与之前。在受 严重影响的学校中,这一数字飙升至 50%。

超过 70% 的受访者声称,过去 12-18 个月对学生的心理健康和幸福感产生了重大影响,不出所料,98% 的回答调查的教师认为,心理健康状况不佳会对学生取得成功的能力产生负面影响。学校。

另一个重要发现是,只有不到一半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有能力应对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学校资源(时间/人员/空间)不足是主要挑战(42%)。

支持不足阻碍进展

在接受调查的教师中,近 30% 的教师表示,他们在解决心理健康问题方面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无法获得足够的支持服务,只有 39% 的教师认为他们得到了足够的支持来帮助管理自己的心理健康和福祉。

澳大利亚中学校长协会主席安德鲁·皮尔波特(Andrew Pierpoint)表示,尽管教师面临着重大挑战,但他们的足智多谋和致力于在全球大流行的控制下提高学生成绩的承诺已得到广泛认可。

皮尔波特说:“我们对大流行影响的研究表明,家长现在对教师的欣赏度越来越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推荐